您的位置: 河池信息港 > 金融

社区文化宫暑期活动遇尴尬给孩子一个有趣的

发布时间:2019-07-16 01:14:42

  社区文化宫暑期活动遇“尴尬” 给孩子一个有趣的暑假咋这么难

  社区、文化宫暑期活动遇“尴尬” 给孩子一个有趣的暑假咋这么难?  新华太原8月16日电(刘云伶 梁晓飞)为使中小学生度过安全且有意义的假期,太原市等地中小学纷纷将做社会调查、完成社会实践等列入暑期作业。同时,越来越多社区、乡村学校文化宫等机构试图以种种趣味活动吸引并“托管”孩子们。  然而遗憾的是,在太原市一些社区、乡村学校文化宫了解到,由于面临场地小、杂活多、多数学生上培训班,及安全顾虑等“尴尬”,很多活动无疾而终。一些教育界人士和家长认为,要让孩子们暑期更快乐有趣,仍需理顺机制,多方协调。  社区暑期活动面临三大“拦路虎”  进入暑假后,太原市桃园社区主任刘妍君为社区内中小学生设想了一系列活动:一次有针对性的科普教育,讲些类似“夏天喝凉水不能解渴”的生活常识;根据学生的兴趣,每周组织些篮球、足球、乒乓、羽毛球的比赛。如今暑期过半,她却尚未如愿。  “社区应该为孩子们暑期提供很多活动内容和场所,可眼前摆着三大拦路虎,让我们干着急没办法。”刘妍君说,社区大部分学生都去上培训班了,召集不齐,即便召集来了,也没有场地供孩子活动。  “我们社区地价高,附近都盖成楼赚钱了,就是缺活动场地。”刘妍君表示,她的社区虽有两所学校,她还是很少借用学校的场地。“以前在别的社区工作时,也曾想用周围学校的操场,却因学校担心财物损失难以处理而被拒绝。”  走访一些社区时发现,很多社区都配备了老年活动室,但孩子们活动的场地仍较为少见。青年路三社区社区主任李艳芬告诉,往年社区组织孩子们活动,一般是借用老年活动室,但体育活动场地就无从借了。  此外,各种工作任务的纷繁复杂,也使社区工作人员无暇顾及孩子们。李艳芬告诉,社区往年的活动都有特色,如让孩子们体验父母童年的乐趣,组织社区里的大孩子将旧辅导书和玩具拿出来义卖,但由于今年压在社区的任务过于繁重,这些“传统项目”都没来得及组织。李艳芬举例说,为应对太原市城乡清洁工程,整个社区十六、七个工作人员都在忙这件事。  平时红火的乡村学校少年宫暑期竟“熄火”  如果说“编外”的社区组织暑期活动难有情可原,那么,为丰富农村学生活动而成立的乡村学校少年宫,在暑期却因种种原因“熄火”,就颇令人扼腕了。  2010年底,太原市文明委为14所乡村小学授予“乡村学校少年宫”牌匾,要求学校依托现有教育资源,吸纳校外各有所长的志愿者,对学生进行科学、艺术、体育等知识的教育和技能的培养。半年来,这些乡村学校文化宫令农村学生的课余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  然而近日采访不少乡村学校少年宫时发现,由于安全顾虑、管理不明确、师资力量不足等原因,多数平时红火的乡村少年宫,暑期竟偃旗息鼓了。  “的顾虑是学生的安全,村里的孩子本来就野,和市里的孩子相比,安全意识也不强。一旦学生在学校出了安全问题,所有的好心就都办成了坏事。”万柏林区小井峪乡闫家沟小学的校长李玉莲说,暑假要办活动,就要自己花大把资金、时间和精力,也自担,很可能出力不讨好。  注意到,闫家沟小学的校门一上午都开着,但操场里空无一人。李玉莲介绍说,平时也有学生来玩滑板、打篮球,早晚比较多。不过假期学校的体育设施安全和场地卫生工作也是令她苦恼的问题。  “平时,学生们可喜欢参加活动了,为了参加活动,作业的完成情况都比以前好多了,老师们也干得有心劲。”说起自己学校少年宫的活动,尖草坪区芮城中心小学的校长贾桂仙显得很兴奋。  但话题转至暑期,她不由惋惜地说,放假前,教育部门领导强调多的就是保证学生的人身安全,暑假正值雷雨多发期,为防止出现意外事故,严禁把学生召集到学校。  “前不久,我们学校刚成为太原市的足球实验基地,本来想马上组建足球队,现在只能开学以后再办了。”贾桂仙告诉,原本配合“清洁工程”组织的“小手拉大手”活动,也在放假后暂停了,同样暂停的还有该校110人参加的锣鼓队训练。  让社区和少年宫“发力”亟待理顺机制  “社区和乡村学校少年宫,都是让学生们暑期有意义的好去处,关键问题还在于管理、协调机制不顺畅。”太原市一所知名中学校长说,在民办培训市场蓬勃发展,越来越多学生被培训班淹没的场景下,如何令社区和乡村学校少年宫发挥所长,吸引更多孩子,显得尤为重要。  “想办,但是不敢,上面没有明文规定。”尖草坪村营村小学的校长张志刚在说起暑期活动时非常困惑。乡村学校少年宫是由太原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设立并管理的,按要求就该多组织活动,丰富农村学生的课余生活。可作为校长,他又得遵守教育局的规定,暑假严禁补课或者办班。  “组织乡村少年宫的活动是不是暑假办班?”张志刚自己也说不清,他向上级反映过,至今没得到明确的答复,他平时组织的书法和太极扇班都已经停了。“肯定有风险,而且风险要自己担。”李玉莲有些担心。  为规避风险,校长们不遗余力地组织暑期校外活动。如李玉莲与山西省科技馆合作,让学生利用假期时间观测水质、写调查报告。贾桂仙的办法是让学生分成小组在家活动。“小组就是原来学校活动时分的,平时就在小组长家里读书、写字、画画、做小报,半个月向班主任汇报一次。”但由于活动场地的限制,活动效果难免大受影响。  对此,太原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未成年人处处长谷丽丽表示,“从文明办的角度讲,我们提倡乡村学校少年宫多组织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但暑期活动的问题确实存在争议,我们也向省文明委反映过,目前正在和教育部门积极协调。”山西省文明委未成年人处办公室主任赵东君告诉,“从全国范围看,乡村学校少年宫成立的时间都不长,相关的制度和规定还在讨论和完善中。”  “对社区而言,政府教育等相关部门的协调也有待加强。”李艳芬说,为百姓提供更多服务,社区自然责无旁贷,但社区承担了政府派遣的各种任务,尤其是今年的城乡清洁工程,占用的时间、精力太多,搞社区本职活动的时间就少了。  太原市社区管理处工作人员杨永良告诉,社区教育一向归教育局管,而中小学生的社区活动一般由各街道办事处和社区自行组织。关于暑期的社区活动,太原市社区管理处并没有明确的要求和规定。提高社区教育职能,有待教育等有关政府部门进一步细化、明确,并加以协调。

如何制作公众号小程序
销售渠道策略有哪些
开微店要钱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