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池信息港 > 育儿

妞非在下第481章又遇玄武女将魏玲

发布时间:2020-01-25 16:25:37

妞非在下 第481章 又遇玄武女将魏玲

悲秋老者、李道长等人慌忙闯进帐篷内。

只见悠悠郡主惊惶地托着世子,试图伸手去扶吴喆,但她人小胳膊短,单是托住世子就已经很勉强,根本就够不到别人了。

“世子!”悲秋老者等人先是关心世子。

毕竟他的身份关系到了一个国家的兴衰,又是多年来与众人相处的主子。

世子脸色虽然还差,但仅仅是泛白的虚弱感。令人高兴地是,原本中毒的灰黑脸色半点看不到了。

悲秋老者急急冲过来,将手搭上世子的脉络。

世子身体虚弱,但并不是伤痛昏厥,而只是体力消耗较大、类似于大病初愈地睡过去了。

“世子的毒解了!”悲秋老者欢喜地大呼一声。

“去唤医官!”李道长连忙吩咐。

有人去喊医官过来。

这时候其实都不用医官检验,世子肩头的伤口处虽然有所豁大,但原本的泛黑中毒颜色再也看不出了。血色虽在,但就好像是被普通的利器伤害而已。

“就没人搭理我啊。”吴喆撑起身体,郁闷地敲着脑袋起来。

她还觉得头昏脑涨,是精神力消耗过度的结果。

进化机体的能量虽然庞大,但是精神力却是吴喆输出的。因为她是操纵这个进化机体的魂体,就等于是一种命令发出中心。

比如糅合七味凝气丸时候,太过集中精神操作细微严谨的动作,就会大量消耗精神力,即便体力充足也会觉得很辛苦感到疲劳。如果持续时间过久,就会有如施展魔法后超额输出的魔法师一般。精神性头痛是免不了的了,而且这种痛楚不能像一般痛觉那样切断。

“啊,萧姑娘!抱歉抱歉!”悲秋老者和李道长连忙称罪。

他们真的是更多关注在世子身上。

“好吧好吧,世子比我重要。”“如果是我将毒素转移到身上,才救了你们的世子。你们肯吗?”

“这个……”悲秋老者和李道长知道她是在为难他们,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好了好了,逗你们的。会是什么答案从刚才看就很明显了。”吴喆揉着太阳穴,伸了个懒腰道:“我去睡一觉,你们谁都别打扰我了。”

“姐姐睡我的帐篷吧!”悠悠郡主立刻招呼吴喆。

已经有人接手照顾世子,悠悠郡主活动一下完全酸僵的胳膊。想起来却爬不起来了。

悲秋老者为她注入一些玄气,帮助疏通经脉。

李道长带吴喆到悠悠郡主休息的帐篷,里面的摆设明显是世子之前住的,应该是悠悠被救回来之后,世子就让出了自己的帐篷。即便是中毒之后,他也没有住回去。

这样的家伙才值得救啊。吴喆觉得总算不是浪费力气。

李道长紧跟着她送来了一些饭食。吴喆以倾倒般的速度吃掉了,将李道长看得瞪圆了眼睛。

这一点点淑女风范都没有啊。李道长心中嘀咕。

李道长出去后,吴喆查看了一下体能。

体能还剩下不少,饭后恢复了一些,精神力就偏差了。

吴喆躺了下去,聆听了一下周围的动静。

门口已经有天波府的侍卫站岗守备,而且态度非常认真。

睡觉吧。在脑海中定好时间,吴喆关电门一般让身体开始休息。

只睡了两个时辰,吴喆醒了过来。

时间正好是日上三竿。

进化机体堪比无比精密的机械,非常准确的生物钟按照吴喆的既定时刻唤醒了自身。

虽然只睡了四个小时,但进化机体的休眠方式远超过一般人。不敢说完全恢复了体力,至少也是恢复了八成以上。

吴喆走出了帐篷,立刻有天波府的侍卫躬身请安:“萧姑娘早。”

“刚才我睡觉期间,发生过什么事情吗?”吴喆随口问了一句。

“世子过来了一次,问了一声听着没有回答,就又离去了。”

这家伙居然没有多睡啊?真实工作狂。

吴喆知道进化机体的休眠方式很厉害。而世子这种普通人可不会完全休息过来。

“他在哪里?”

“刚才见世子上了城头。”

吴喆点点头,快步走向城头方向。

刚走出几步就听到有一个女声的惊讶:“萧妞?萧若瑶?”

魏玲?头脑中立刻反馈出了曾经听到过的人语特征。进化机体随着玄气的进步,功能可谓越来越厉害了。

吴喆扭头一看,正是魏玲。

她现在不再是橙色的打扮,而是黄色的一身铠甲。赤橙黄绿青蓝紫。这象征着她的玄武女将级别已经自才女擂的二级升为了三级。

魏女将身边有几位衣甲特殊的士兵跟随。

他们的甲胄别说甩了普通士兵几等,甚至明显比天波府的侍卫还要略高一档,达到了世子贴身侍卫的级别。

这就是玄武士兵吧?吴喆心道。

这些士兵目光清冽,带有一种先天的杀气。醒目的是眉心有一颗晶石,就好像是额间多长了一个眼睛,有点吴喆在另一个世界熟悉的二郎神的感觉。

“魏玲?你总算醒了?”吴喆笑道:“昨晚可是很热闹,你都没有瞧见好戏。”

“大胆!怎敢与女将如此说话!”有玄武士兵在旁训斥。

在他们眼里,这女孩的蓝裳紫带的打扮,就是一般的仗剑宗外门弟子装,多只能算是女侠装。对于身份尊贵的玄武女将如此讲话,还真的是有点冒犯了。

更重要的是,她身上连点玄气都没有,也许只是个侍女?

吴喆一皱眉。

这玄武士兵如此出头发话,未免有点越俎代庖,魏玲至少礼节上该呵斥一下手下吧?

想不到魏玲下巴一扬:“此处为军营,你怎么敢直呼我的名讳?无论你在仗剑宗何等身份,但在此处就该以军衔为准则。还不见礼?”

军衔……吴喆一愣。

啊,自己在军队里面,还真的是光杆儿啥都不是。

不过魏女将还真的如才女擂一般,看自己不顺眼啊?

无所谓了,我都懒得打脸了。吴喆对于什么见礼的喝令理都不理,转身就走。

“姓萧的!安敢如此放肆?!”魏玲大喝一声。

诸暨市中心医院
北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贵州冶好癫痫的医院
郑州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盐城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