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池信息港 > 娱乐

优化顺丰潜行艰难增长很难直接切入电商

发布时间:2019-01-31 07:23:33

临近十一国庆长假的前一周,位于北京顺义区的顺丰速运北京区的分拨中心并没有因节前业务量的增长而变得忙乱。不到11点,门口已整齐划一地停放着一排依维柯运货车,正对着的大门外,一群年轻的小伙子有说有笑,他们等待着马上从首都机场运到这里的货物,其实我们现在几乎不需要人工分捡。一位分拨中心的负责人说,这片占地一万多平方米的分拨中心于今年刚搬入。他显得兴奋又无奈:随着业务量的增加,以前的地方早已无法承载现在的业务量,搬过来后,不仅租地成本增多(至少是以前的3倍),而且全自动的机器设备成本更高。

虽然已经是国内的民营快递公司,但顺丰始终对外界保持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这种神秘感源自一种刻意的低调,其创始人王卫迄今从未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1993年,22岁的王卫在广州顺德创立顺丰速运,那时仅有6个人。2011年,这家公司的销售额已经达到150亿,拥有15万名员工,年平均增长率50%,利润率30%。

顺丰绝不是故意地保持低调,它就是这样内敛,只能慢慢改变。李雅(化名)是顺丰总部公共事务部经理,曾在刚进入公司的前两年试图改变顺丰对于外界的神秘形象,但她多次尝试之后觉得太难,简单的例子是,倘若随便叫一位顺丰的副总或高管出现在公开的场合,都会让他们尤其紧张。而鉴于王卫的低调,和顺丰的多位高层接触时,他们大多都在采访结束为难地表示要隐去职务和姓名,理由是:王卫都如此低调,我们不要出来抛头露面。另一位副总更是直言:出来说多了,不管是经验还是困难,但终的压力会施加到公司内部,与其这样,不如脚踏实地地干,这样心里踏实。

在顺丰优选的总裁刘淼看来,王卫是他见过的有钱的工作狂,这多半源于王卫创业初期保留下来的职业习惯。19年来,他每天工作14个小时再正常不过。有高管说王卫是那种很有危机感的人,三个月没有创新和变革,就会让他有危机四伏的感觉。

刘淼如今回忆起10年前和王卫相识的情景,依然觉得好笑。当时,刘淼带着王卫去见单位的部门领导,却被领导误认为是刘淼的司机,在刘淼看来,十年前的王卫和现在区别不大,他穿着简单但干净利落,白衬衫、牛仔裤、双肩包、运动鞋是他经常的装素。正是这样一个朴素至极的人用近20年的时间颠覆了中国快递行业的奇迹。

快递业的黄埔军校

在顺丰速运集团的副总裁杨峰看来,王卫是个感很强的人:他想做事,他办企业的根本目的不是挣钱。在前两年金融危机难的时候,顺丰没有裁掉一名员工,不论在公司内部讲话里,还是在公开的会议场合,王卫经常强调收派员才是顺丰可爱的人。事实情况是,每天上午的8点,顺丰的15万名员工便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如何来管理这些员工,让他们有归属感并认可公司,靠的无疑是制度和文化。

在徐勇看来,顺丰难能可贵的是始终坚持专业化的发展环境,不被其他利益所诱惑,在前些年多数快递行业都纷纷转型力求赚快钱时,只有王卫在埋头研究如何能够更加专业化、标准化地提高效率,让用户有更好的体验。

这种专业化显然是顺丰在原始资本积累阶段就一直保持的核心竞争力,正因为对信息化、标准化的大量投入,使得顺丰很快便甩掉了其他快递公司。

顺丰曾一度被外界比作快递业的黄埔军校。大多数跟随王卫的高管们都评价王卫是一个很规矩的人。例如,为了确保一线收递员有足够的收入回报和客户,公司规划部会根据数学模型计算出不同客户数量与不同商业流通频率下的服务半径,并专门划给指定的人经营负责。

事实上,顺丰发展到今天的独得秘诀之一就是它的计件工资。这样的制度保证了顺丰一线员工的高收入,高收入支撑着顺丰以快为核心的高服务质量。其收派员的基本工资并不高,但收入全部根据工作业绩提成,每个月的收入都是可以预期的,并非常稳定。在顺丰,每个快递员都是自己的老板,因为他们的报酬全系于勤奋以及客户的认同,而月薪上万的收派员在顺丰早已不是特例。

在顺丰北京区的监控调度中心,能通过其内部监控系统清楚地看到从客户预约下单到顺丰收派员上门收取快件的过程。这些散布在全国各地的近15万名收派员,都会人手一个看起来有点像PDA的巴枪。附近有客户要求上门取件,呼叫中心会及时通知到个人,它基本的功能就是帮助完成快件的现场跟踪。

但顺丰的成功之处恰恰也是其面临的危机之处。也有专家评价顺丰这种自己培养管理人员的机制弊在很难突破快递以外的其他领域,例如顺丰从2010年一直在尝试做电商,但均没有获得太大起色,其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专业人才方面的匮乏。

木纹铝单板公司
上海红外线加热灯管电话
水力碎浆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