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池信息港 > 时尚

跨境资金拐点隐现降准预期升温

发布时间:2019-06-08 18:58:38
怎么辨别产后流血
宫颈炎白带带血怎么办
慢性宫颈炎吃什么好

6月占款年内首现负增长

公布的两项数据均指向同一个结论 外汇快速流入阶段似乎已经结束。

根据中国人民22日公布的数据,我国6月机构外汇占款余额达27.39万亿元,环比减少412.05亿元人民币。这是自2012年12月份起,该数据首次出现环比负增长。与此同时,国家外汇管理局22日公布的统计数据也显示,2013年6月,银行结汇1434亿,售汇1438亿美元,结售现汇逆差4亿美元。

“资本流动的拐点是否已经到来”引发市场讨论。业内人士表示,短期内央行或将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来调节流动性,如果资金流出显著增加,外汇占款连续负增长,那么未来央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概率则上升。

现象

多重因素致跨境资金流入趋缓

5月份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仅为668.62亿元,较4月份2943.54亿元的新增量大幅缩水77%。而从6月份的数据看,这一趋势正在延续。

外汇局22日针对目前外汇收支形势答问时指出,2013年以来,我国外汇收支形势经历了从流入快速增长到总体平衡的变化。上半年,银行结汇9114亿美元,售汇7730亿美元,结售汇顺差1384亿美元。其中,1至4月份,受全球流动性充裕、我国经济基本面保持稳定、升值预期增强等因素影响,跨境资金延续了2012年10月下旬以来外汇流入较多的格局,银行结售汇月均顺差约321亿美元。5月份以来,受国内外经济环境变化和国内相关政策调整等多种因素影响,我国外汇净流入明显放缓。其中,5月份银行结售汇顺差104亿美元,6月份银行结售汇小幅逆差4亿美元。

专家刘维明对《经济参考报()》表示,这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外界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忧、贸易顺差大幅减少、人民币升值势头减缓以及外汇局20号文对虚假贸易予以打击等都使得近期外汇流入放缓。

外汇局也指出,从国际和国内因素看,由于美国经济复苏加快,美联储表示将逐步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5月份以来,新兴市场国家出现了货币贬值、下跌和资本外流迹象。与此同时,我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看空中国”的市场力量有所抬头,人民币汇率升值预期有所减弱,远期价格反映的未来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扩大,境内企业重现对外债务去杠杆化势头,跨境商业赊销和银行贸易融资从1至4月份的月均净流入33亿美元转为5至6月份的月均净流出218亿美元。同时,离岸人民币市场的购汇价格开始高于境内外汇市场,从境外购汇更多转向境内购汇,贸易项下人民币净支付从1至4月份的月均109亿美元下降到5至6月份的月均51亿美元。这些都减少了银行结售汇顺差。

不过,外汇局也表示,目前,我国没有出现外资主动集中撤离的迹象。首先,外商直接投资(FD I)和证券投资跨境资金净流入仍在增加。6月FD I资本金跨境净流入119亿美元,环比增加14%;证券投资净结汇15亿美元,环比增加2.5倍。其次,FD I撤资规模保持在较低水平。2013年上半年,FD I撤资购汇3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7%。再次,外商投资企业投资利润汇出变化平稳。一般来说,每年6月份前后是外商投资企业集中分红期。今年6月份,外商投资企业利润汇出126亿美元,同比下降2%。

争议

资本流动拐点提前到来?

银河研究中心首席顾问付鹏指出,当前外汇占款的变化反映出,可能在整个下半年,我们面临的都是外汇占款增幅放缓甚至是可能出现大规模收缩的情况。

短期来看,自2013年5月份以来,随着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预期逐步增强,国际资本有从新兴市场逐步撤离迹象,M SCI新兴经济体股票指数和货币指数均下跌超过10%。有关量化宽松政策的退出问题是日前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 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重要议题之一。G 20轮值主席国俄罗斯财长西卢阿诺夫就指出,美联储释放的有关可能推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信号,导致资金恐慌,大量流出新兴经济体。

长期来看,在众多业内专家看来,一直以来由资本流入带给新兴市场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各种“红利”正在消失。据媒体援引新兴市场基金研究公司(E PFR )统计数据显示,从2005年到2012年,投资者累计投资于金砖国家共同基金的金额高达520亿美元,今年投资者已陆续撤回约139亿美元。美国《商业周刊》援引投资管理公司的新兴市场主管R uchir Sharm a的话说,金砖国家是刚刚过去的十年经济发展主题,而这一主题行将结束。

单独看中国的情况,外汇局表示,在国内外存在许多不确定、不稳定因素的情况下,预计下半年我国跨境资金将在波动中趋向基本平衡。全球经济依然增长缓慢,外部需求总体低迷的现状尚未根本改观,国际贸易摩擦加剧,我国出口面临较大压力。同时,市场普遍认为人民币目前处于均衡水平,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趋势增强,升值预期减弱有利于减缓资金流入。

“2012年我国就经历了跨境资金双向变化的过程。今后,这种跨境资金双向波动、外汇供求趋于基本平衡会越来越常见,国内调控以及境内市场主体的微观行为都要做出适应性的调整。”外汇局表示。

“外汇占款激增的时期已经过去,未来外汇占款增速将非常缓慢,甚至再次出现负增长。”刘维明表示。

不过,在国际金融问题专家看来,断言资本流动的拐点已经到来有些言之过早。他指出,主流看法认为人民币长期至少不会贬值,而境内外的利差因素还存在,吸引热钱或资金流入的主要因素还未改变,未来外汇占款或有增有减,但总体趋势仍是上升的。不过,他也说,外汇占款大幅增加并非好事,有增有减、大体平衡才属正常。

“下一阶段,外汇局将加强跨境资金流动监测,进一步提高政策和数据透明度,完善应对跨境资金双向流动冲击的政策预案,坚决守住风险底线,促进我国国际收支平衡和涉外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外汇局称。

推测

“降准”预期升温

央行在对冲外汇占款压力下形成的被动货币投放一直是国内流动性的重要来源。有分析师指出,6月外汇占款是负增长符合市场此前预期,若这个趋势贯穿到下半年,下半年外汇占款很可能将从向市场注入流动性转变为抽走流动性。业内人士更是表示,抽走的流动性不仅仅只是外汇占款减少的量,若考虑货币乘数效应,那么外汇占款的减少将成倍增加,并给央行下一步的流动性管理带来新挑战。

自6月一周至7月21日,央行已经连续四周暂停在公开市场操作。据W ind统计,本周公开市场无到期资金,下周将有850亿元央票到期。尽管6月底的“钱荒”风波已过,但从银行间市场隔夜拆借利率等指标来看,资金面仍偏紧。

宏观策略研究总监向威达表示,央行将可能以重启公开市场操作的方式释放流动性,缓解资金紧张。

而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管清友()则表示,央票暂会搁置,至少逆回购会重启,以对冲资本流出。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来调节流动性的可能性一直存在,但未来央行是否会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来释放流动性仍要视情况而定“未来是否降准还是要看外汇占款的变化,2011年10月至2012年11月期间有7个月为负增长,平均到每月为440.81亿元,而在这期间,央行在2011年12月、2012年2月和2012年5月共三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若外汇占款负增长仍在一个阶段内持续,那么央行就有可能降准。”赵庆明说。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也认为,“如果资金流出显著增加,带来结构性的流动性紧张和国内风险偏好下降,则有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

也有专家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刘维明指出,央行在年内放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不大,主要还是“盘活存量,用好增量”。首先是盘活存量,因为货币市场的总量不缺,但配置不合理,需要通过一些政策、举措来引导市场,使货币向需要的领域和国家结构调整支持的领域倾斜“因为外汇占款减少而放松货币政策并向市场投入大量基础货币的可能性不大。”刘维明表示。

张晓龙做客《我爱我家》 卖萌扮酷演绎小苹果
范冰冰想放假:若有超能力就瞬间转移到普吉岛
电影《孤岛》狂欢万圣节 李依伊演“双重性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