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池信息港 > 历史

经济市场中国的华尔街日报

发布时间:2020-11-20 17:01:57
经济市场中国的“华尔街日报” 中国经济迅速发展,令世界瞩目。但是在国内,财经报刊发行超过10万份的却不足10家,记者队伍中懂经济的不懂、懂的不懂经济的情况比比皆是,相关制度也尚未建立健全,和经济相匹配的财经并没有形成——  首届财经与全球经济论坛近日在大学举行,来自中国、美国、日本、俄罗斯和欧洲的财经新闻传媒学界、业界的人物、学者及大学部分师生参加了本次论坛。论坛的主题是:财经信息提供者如何应对不断变化的受众市场、如何持续创新、如何进行组织变革等问题。中国作为一个迅速发展中的国家需要什么样的财经信息和服务也是本次会议关注的重点。  据介绍,过去30年内中国经济已经从占世界经济5%上升到17%,融入到全球经济的大经济体中,现在中国的购买力居世界第二。中国经济的复苏和崛起令世界瞩目,但和大国经济相匹配的财经并没有形成。目前国内财经大约100份,但是市场占有率超过10万份的不足10家。大部分财经都存在着专业性太窄,报道宏观、政策性的经济信息较多,而微观具体的信息、数据太少的特点。没有一份可以走进千家万户,为社会、投资人、经济界提供全面信息,形成市场影响力的专业化财经。  对外部主任严文斌指出:“的经济需要的财经来实现国际话语权,读者也需要与中国实力相匹配的财经,在市场发展的关键时刻发出自己的声音推动决策,在客观报道中为经济发展助一臂之力。”  据统计,2006年我国出版各类1938种,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报业大国,但综合性、都市类较多,没有主流的商业化财经。有学者做了一个形象比喻,在中国寻找市场占有率75%的财经,至少要找10家合在一起。而在日本,《日本经济新闻》发行量为300万份,发行比率则相当于在中国市场发行3000万份的份额。日本经济新闻电子公司常务董事吉岡昇在交流中谈到“日经”已经形成了报业、数字、出版、电视四大集团的立体化经营。“日经”传媒建立的Needs、telecom21、日经网三大网站和数据库可以为企业提供自1976年以来日本经济发展的各项可靠数据,目前日本2/3以上的企业都是日经传媒的用户,“日经”已经成为日本经济发展中一支的力量。  纵观全球经济和财经发展,严文斌和《中国财富》总编席文举、中国证券报常务副总编杜跃进共同呼吁:未来发展中我们应该致力于财经的突围之,打造中国的《华尔街日报》,发挥财经对经济发展的服务和推动作用。  书店里财经专业类书刊长期畅销而财经类的市场份额却始终没有突破,与会专家认为找不到产品设计和市场发展思是目前中国财经发展的瓶颈之一,财经类还在传统综合性的发展思中打转转,没有专业化发展的道。  受众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财经类?席文举用两个字回答:“有用”。他说,“财经要提供服务性,服务于读者和投资者,关注他们的利益。”当前中国经济的发展催生了部分有资产性收入和投资需求的白领阶层、企业管理者和关注财经动向、收入有盈余的群体,他们需要通过财经获知有效、可信的信息以减少交易中的不确定性。“财经要服务于人们愿意创造的价值观念,向受众传达如何进行投资如何获得回报的信息,而不是让他们仅仅把钱放在银行里”,《》前总编西摩·托平在发言中这样表示。  信息服务是财经的定位,那么这样的信息去哪里找?席文举认为,要从市场中寻找,寻找那些受众感兴趣的新闻,只有实现大众化和市场化才能塑造一份走进千家万户的财经。杜跃进认为这样的财经要体现实用、实效、前瞻、预测、准确、客观、专业、服务等诸多功能。  “懂经济的不懂,懂的不懂经济,两个都懂的去证券、投资公司赚大钱了。”在谈到财经的人才队伍状况时,席文举这样感叹,缺乏的财经传媒人才是财经发展的另一个瓶颈。日本新闻界认为培养一个记者需要2年时间,而培养一个财经记者需要8年时间。财经记者要提供恰当的信息服务必须具备专业知识、表达能力、新闻伦理等多项综合能力。“内容专业但不能表达晦涩”是受众对财经的要求。  “越南战争期间美国通过电视了解了这场战争的性质和局面,从而推动了战争的结束。”《》前总编西摩·托平用这一事件表达他对功能的认识,他说,“是提供一种让大众了解信息的方法,是为大众服务的。那么现在财经所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为大众提供真实、可靠的信息。”莫斯科大学新闻系教授雅·扎苏尔斯基认为是服务社会的一面镜子,它应该成为第三方的力量并且承担自己的责任。  那么财经是否承担了这样的职责?CCTV-2经济半小时制片人高先民指出,部分财经在股票市场的、上市公司分析中扮演了“追涨杀跌”的角色,追捧股票走势、制造吸引眼球的新闻带来的是投资者的累累伤痕,“受众手中的股票可能正被所”。他举例说,《罗杰斯探访中国股市》第二天股市大跌5%、中石油上市财经一片叫好声,没有提醒大家在行情看涨中应该注意规避风险。他说,“市场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没有人可以预测全部的市场,财经的价值在于提供的观点,提供一种反作用力,让投资者对市场有更全面地认识。”  国际公约财经记者不可以买股票,这一制度在我国的财经还没有建立,财经市场的信息披露制度尚不健全,财经网站认为自己是却又不愿意接受伦理约束,这些都是目前财经发展的不协调因素。《财经时报》总编辑绍颖波认为,“市场给了财经很大的发展空间,财经也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新闻伦理不建立就不可能有百年大报”。吉林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吉林看白癜风权威医院
吉林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吉林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