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池信息港 > 体育

丁香相好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11:06

严又进来了,平只顾看她的小说月报。  严掏出一盒红塔山,从后屁股里敲出一支,先实心实意地让了平,来回推挡了好几次,平说:不吸,不吸,就是不吸,女人吸烟像什么样子。我再也不上你的当了。  严只好打火点着自已嘴上的那一只,使劲吐了一口烟雾,喘口气道:这可是副总给的,不吸白不吸。这趟车跑的,合肥、淮河渡口堵了二个小时!  平放下杂志,开始织毛衣。这时严开始喋喋不休地述说这次出车的见闻。无非是路不好走,轮胎充气,拎着包见了好几位大人物的过程。平静静地听着,两只灵巧的手飞快地运着针子,不时抽动嘴角笑一下。  好了,好了,出去吧。送报纸的该来了,一会儿我得向各部室分送。平起身装着打电话的样子,严又掏出烟盒,想了想,放回了口袋。  听见严和公司干部打招呼的声音消失在楼道里,平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电话。近公司上下已经开始有她和严的传闻了。其实有什么,不就是在一起说说话吗!严给她讲喝酒、来牌、驾车,平给严聊公司轶闻:某要升职啦,谁要离婚啦,还有,好消息,公司要发奖金!一个小司机和一个小收发,能聊什么。只是在一起侃大岔,有时他们二个聊,有时男男女女几个人一起侃大岔,多半个小时,公司的纪律对事不对人。  只是时间长了,平不太爱听其他人侃,就爱和严聊。严呢,每次出车回来上班以后趟一般是往平的办公室跑!公司的人看出来,有意无意地给他俩留着空。严几次出车回来想给平送点在外地买的小礼物,平都用严厉的眼神拒绝了他。  近十点,平想起妈妈近血压有点高,准备打电话问候一下。刚拿起听筒,丈夫涛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亮着嗓门:刚才谁进来了,刚才谁进来了?平愣怔了一下,马上恢复了常态,只是碰翻了手边的茶杯。刚要收拾,一记火辣辣的耳光猛不防打在右脸上。平浑身打着哆嗦,这已经不是次了,只是没想到他会在她的公司也来这个!她攥起手中的小茶杯想一下子砸在他的脸上!看到涛血红血红的眼睛,她迟疑了一会,门外传来一阵哄笑声,紧接着严跑进来:哟,干吗打人,干吗打人呀?有话坐下来慢慢说。  狗日的,我还想打你哩!涛顺势给严来了一记侧踹腿,严捂着小肚子弯下了腰。紧接着是一顿乱拳。平本来想拉开涛,可是很快转了一下念头,拿起一个扫帚朝严的头上捂去:你,你,你也敢打老娘的主意!  严怪叫一声跑出办公室。  打那以后涛和平不断地生气。为了做饭洗衣服,为了接送孩子,为了双方的父母,无休止的战争。涛的烟瘾和酒瘾越来越大。喝醉了就打平。平打不过他,女儿坐在地上吓得哇哇乱哭。  夜很深了,涛从外面喝得大醉,老是拧不开自已家的房门,钥匙在手中晃了半天,又打门,门一开,严说:日娘的骗你!这是我家的门!喝醉了快回家睡觉去!说完立即关门。涛冷笑了一下:便宜了你个狗日的!唱着九月九下楼。  第二天中午严喝醉了,跑到平的办公室问:平,咱俩有啥,咱俩有啥,不对,不对,咱俩能没啥,能没啥?嗯,嗯?平猛然站起身:出去,出去,赶紧出去!等严砰的一声摔门而去,平立即拉开门:严,千万别再喝那么多的酒啊!泪水夺眶而出。  严又喝醉了,斗胆用电话约平到老城河。平说:你等着,那也不许去啊,就等着我!过了一个小时,平到了,两个人就站着那说话。相距有一米远。严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他使劲忍着自已的开心。他多屈啊,他连平的手从来都没有碰过。他想上前拉一拉平的手。平用眼神一会鼓励他,一会拒绝他。就在这时,一束束手电筒照射在他们身上,公司的副总、监察部、保卫科的人来了好几位……  公司上下象锅里起了开水。都说平这个计策定的好。象钓鱼一样把严这个色狼给擒住了。严愧得在家里打吊水,写检查。   快过年的时候,严奉命调到公司驻合肥办事处工作。窗外飘起了絮状雪花,严一头闯进平的办公室,怔怔地问平:真是你设计的,真是你设计的???平不说话,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严,你以后千万不要喝那么多的酒啊,千万,千万啊!  严跑进雪地里,双手抖着要吸烟,不知是泪水还是雪水把烟卷打湿了…… 共 15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济南红绘医院电话
哈尔滨专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